電影紅髏劇情介紹

来源:人气:0更新:2021-07-10

故事發生在民國年代。

長期潛伏在中國的日本高級特務,以北平公安局“陸局長”的身份,錶面上日夜操勞維持全縣城的治安管理,卻在暗中掌控着整個北平的武裝力量,並秘密將北平紅樓圖書館地下室改建成人體實驗室。實驗室里掛着斷手殘肢,福爾馬林里浸泡着各類器官,以及一排排貼着編號和性別的“人體模型”,全都是慘死在日本人手中的中國人。這座紅樓便是鬧鬼的“紅髏”,而以“胡司仁”為代表慘死的中國人便是這棟樓的“冤鬼”。

抗戰初期,一大批漢姦昧着良心做日本人的走狗,隨着二戰爆發,日本囂張跋扈的氣勢逐漸被削弱,日本人也迅速撤離中國領土。紅樓鬧鬼的主要線索“尚存良”(尚存良心),為將日本人令人髮指的行徑曝光於世,又不至於背負“漢姦”的罪名,苦心設計讓這座紅樓的看守人餘老爺“見鬼”,並慫恿餘老爺膽大心細的兒子望然參與調查此事。

於是有了深夜裡卜爺和隋爺來找餘爺喝酒,酒喝到略有醉意之時,藉著卜爺向餘爺提親為由,提出了“碟仙”的建議,大風起、碗碟破、指割破,卜爺隋爺紛紛告辭,此時喬裝打扮成冤鬼“胡司仁”的隋爺(真實身份為尚存良)囑托老餘,希望他能去胡家峪讓他的女兒胡妹找回自己的屍骨安葬,並留下三枚大洋作為感謝。受到驚嚇的老餘讓兒子望然趕赴胡家峪一趟,不料果真在“冤鬼”囑托下找到了這戶人家的女兒胡妹,不信世上有鬼的餘家父子被這出亦真亦假的鬧劇驚得目瞪口獃。

餘望然,燕京師堂的愛國學生,與北平公安局長的獨女陸瀛瀛是同學。陸瀛瀛一心一意地喜歡着餘望然,而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望然拿熱情追求他的局長千金不知如何是好。女管家勸瀛瀛放棄對望然的幻想,一句“你們不是一類人”說出了兩人相差懸殊的身份,也暗示着兩個互相對立的民族是不可能言和的。

潘家峪是河北豐潤(今河北唐山)腰帶山中的一個山村,七七盧溝橋事變後,潘家峪成為冀東抗日根據地之一,也因此成了日軍“掃蕩” 的重點地區;潘家峪人民的抗日鬥爭激怒了日本侵略者,面對這座打不垮、攻不進的抗日堡壘,喪心病狂地要把潘家峪人民斬盡殺絕。歷史上的“潘家峪慘案”即影片中的“胡家峪慘案”,這次慘案中,整個山村幾乎無人生還,除了當日外出的“胡司仁”幸免於難。望然來到已經面目全非的胡家峪,看到了胡司仁之墓,胡妹之墓,以及高牆上化身成狐媚的胡妹,百轉迴腸。胡妹化身狐媚,來向前來胡家峪的望然告別;遠遠望着他們的卜爺帶着女兒離開,經過“碟仙”這一卦,卜爺知道和老餘家的這門親事“八字不合”,便不再強求 。

胡妹,一個普通的中國農村女孩,與洋氣開放的陸瀛瀛是完全不同的女子,看似溫婉柔和,內心卻無比執着剛毅。難怪望然會被這樣的女子吸引,遺憾兩位愛國青年在特殊年代,即便是暗生情愫,卻也只能用回憶和悲痛來思念,喪國之痛遠大於兒女私情。時光飛逝的七十年後,望然的孫子在胡家峪慘案紀念碑前,遇到了轉世的胡妹,梨花雨落,千古柔情,兩人這一世這一刻的相望,此時濃烈地化也化不開。

有人說是卜爺的女兒春麗假扮成胡妹,其實胡妹早在日本人血洗胡家峪案中死了。我倒寧願相信真的是死去的胡妹化成人形前來與望然一同調查胡父案,帶回父親的遺體落葬。案情真相大白後望然再也找不到胡妹,殊不知胡妹正躲在暗中向望然告別;流星劃過天際之時,興許在那一刻胡妹許下了來世再見的願望。

再狠毒的人內心也有一片柔軟的地方,潛伏多年的日軍大佐“陸局長”在女兒死後,切腹自盡告慰女兒在天之靈。他是敵,是“惡勢力”餘孽,也是一位深愛女兒的父親,為了女兒可以放棄追究暗探紅樓秘密的望然胡妹,以至於最後事情敗露天下,自己的女兒也死在混戰中。即使能夠完成國家賦予的使命,卻要付出失去至親的代價,失責,自責,孤獨,懲罰,用自盡來結束這一切,每看到這樣一幕總要產生對日本武士道精神的敬畏。



電影紅髏海報

與其說這是部“恐怖片”,倒不如說是“懸疑片”。國產懸疑片最後是不會宣揚鬼神說的,但會有一種情懷。就像之前林心如主演的《京城81號》,恐怖場景不過是心理問題產生的幻想,整個觀影過程佈滿笑點和槽點,但當影片最後那具幾十年不滅屍體,在轉世後的林心如回眸深望的那一眼中終於灰飛煙滅時,我從林心如的眼眸深處看到了一股瑟瑟發抖的悲涼和為之一振的恐懼。

《紅髏》作為紀念抗戰七十周年的另類影片,用獨特的方式來講述民族仇恨,愛國情懷,人文情懷,加上演員走心的表演,如果要用兩個字來概括,那便是“感動”。

相关剧情